12月7日,天心區先鋒街道暮雲社區,74歲老人陳士傑一人在家時喜歡看書、寫作,他已完成了《人格之光》這本書,正尋求出版社出版。圖/瀟湘晨報記者 陳正 實習生 陳明謀
  紅網長沙12月8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王詩穎 何瀅)2000年,60歲的陳士傑開始騎自行車游歷中國:2003年,他騎自行車穿越重慶、成都和貴州,行程長達4000多公里;2007年,他又騎著單車游玩了香港、澳門;今年7月,他又騎車游了臺灣,在臺北待了十幾天,整個行程只花了500塊錢。
  在鄰居眼裡,他是一個“傳奇人物”,喜歡到處跑,活得很精彩。然而,74歲的陳士傑卻寫了一封公開信,希望社區能將自己納入春節被慰問者之列。
  在天心區暮雲社區,74歲的陳士傑是個名人。他曾是暮雲鎮高果糖廠的一名鉚工,退休後開始騎著自行車游歷中國。今年9月15日,本報曾報道他獨自騎自行車游臺灣的經歷。
  最近,陳爹又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:前三年都享受到了春節慰問的陳爹,今年因“不符合條件”被排除在春節慰問名單之外。陳爹感到被冷落了,於是向天心區政府、先鋒街道及暮雲社區寫了一封“公開信”,請求將自己“納入春節慰問者之列”。
  他的孤單 多年春節都是一個人看書度過
  “可否讓‘不似(編輯註:是)孤寡,勝似孤寡,老有所為’被納入春節慰問者之列。”這是陳爹公開信的第一句話。因不符合慰問對象的確定範圍,他今年沒有得到社區的春節慰問資格。
  12月7日,記者來到陳士傑家中,60多平方米的廉租房,唯一的電器是冰箱,裡面只有幾瓶藥和一些調料包。廚房的廚具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,家裡最有生活氣息的地方是他的書房。
  書桌旁放著一張老舊的木床,“這已經很好了,以前在農村時什麼地方都睡過,每次看書看累了,就在旁邊的床上睡一下。”陳爹說,十幾年來,每年的春節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看書,鄰居來邀他打麻將,但自己一點也不感興趣。“他們過年就打麻將,沒事就種菜,我和他們沒有共同興趣。”因為這種“高處不勝寒”的擇友觀,陳爹這些年沒能交到很好的朋友,偶爾碰到談得來的鄰居,感到孤獨時就邀上一起去附近游玩。
  陳爹有些耳背,所以不常與人聊天,“他們(鄰居)也不喜歡和我這個聽不到的聊天。”老鄰居韓旭林說起陳爹,滔滔不絕:“他不曉得生活,只曉得玩。一頓飯吃個生蘿蔔就夠,睡覺沒床沒被子,就往凳子上一躺。他耳朵聽不見,聊天只能聽他講。”
  他的精彩 感到孤單時就看書、騎車旅游
  一個人住了十幾年,看書成了陳爹最喜歡的事情之一,有時在書房一坐就是20多個小時,“凌晨三四點睡覺是常事,有時天亮都沒發現。”也因為如此,陳爹的生活習慣非常不規律,一日三餐,他一般也是敷衍了事,“我不會做飯,有時候餓了就下碗面吃,後來附近有個給民工開的食堂,我就偷偷溜進去吃。”
  退休後的陳爹希望能去外面走走,但錢又不夠,怎麼辦呢?於是他有了騎單車旅行的想法,2000年起,他騎著自己的女式單車開始游歷中國的大江南北。
  對於自己的單車騎行,陳爹樂在其中,他認為,這比退休後每天待在家的生活要豐富多彩。然而,由於沒有親人在身邊,朋友也不多,很多時候,陳爹的游玩經歷無法跟別人分享。陳爹說,對於他而言,一年一度的春節慰問猶如一束陽光,給一部分人輸送著光和熱,“我並不是想要那些春節慰問金,而是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得到大家的肯定,得到大家的尊重。”
  [家庭故事] 當年沒照顧好兒子是他最大的遺憾
  陳爹獨自生活了多年,但事實上,他有一個兒子。“小時候我沒有照顧好他,他現在恨我啊。”說到兒子,陳爹拍拍腦袋,紅了眼眶。
  “我和前妻是在懷化通過組織介紹認識結婚的,但感情一直不好。”陳爹說,在兒子7歲那年,自己與妻子離了婚,兒子由陳爹撫養。“離婚後我從懷化調到長沙高果糖廠做工人,那時候廠子效益不好,一個月只有80塊錢,我連自己都養不活,又怎麼養得好孩子呢。”陳爹說,因為忙於生計,自己忽視了對孩子的照顧。
  “好幾次他病得特別嚴重,我沒時間照顧他,就讓他那麼病著。”說起當年的事情,陳爹幾次哽咽,說不出話來。“有一次孩子從階梯上摔了下來,左手摔骨折了,到現在還不能靈活使用,這也是我最內疚的地方。”陳爹說,因為這些事情,兒子與自己的矛盾越來越深,以至於幾乎再無聯繫。
  兒子對自己沒有感情,陳爹說也能理解,“他(兒子)2007年快結婚時來看過我,我把自己身上全部的3萬塊都給了他,算是作為父親的一點點補償。”
  鄰居陳叔梅告訴記者,幾年前,陳爹的兒子曾抱著孩子來看過陳爹,“那時我把他孫子抱在手裡,陳爹一看我抱在手裡的孩子,就激動地大叫,這是我的孫子啊。”
  社區 春節慰問設定了條件老人不符合
  暮雲社區黨支部書記王露說,天心區政府每年都要搞春節慰問:“去年春節慰問條件沒有卡得很嚴,但今年必須持有低保證、殘疾證、大病診斷等證明,憑證件進行慰問。”
  王露說,目前社區暫時只有一種慰問形式,被慰問者需要有相關證明。陳士傑老人的經濟條件不很差,每個月有一千七八百塊錢的退休工資,而且身體狀況也還健康。“陳爹說自己是孤寡老人,但事實上他有一個兒子。”王露說,如果陳爹希望能夠有春節慰問的資格,“先到我們社區開個證明,證明陳爹耳朵有殘疾,把證明交到上級,如果上面審核通過了,社區會將他納入慰問名單。如果沒有通過,那社區暫時也沒辦法。”記者王詩穎何瀅
  騎單車游歷大江南北,陳士傑老人擁有著令許多人羡慕的精彩人生。然而,這樣一名“老頑童”,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孤獨,所以他寫公開信“求慰問”。這種期望與金錢物質無關,而是一種對於關懷與尊重的渴望。他也許不符合社區的慰問條件,如果有志願者或愛心人士能在春節時看望陳爹,陪他聊聊天,請撥瀟湘晨報熱線96360與我們聯繫。  (原標題:長沙74歲老頑童寫公開信 請求社區春節慰問)
創作者介紹

af02afdux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